翻页 ? 夜间
166yabo亚博体育vip网 > 旺家农妇:养包子发大财 > 第一百八十七章 指条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166yabo亚博体育vip网] https://www.166x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八十七章?指条路

????龙老大伸拳头想要给这个不清醒的妇人威胁一下,他那拳头就被苏望勤有力的大掌给挡住了,他缩回手语气轻佻的道:“哟,瘸子你也在啊。”

????苏望勤只是浓眉皱了皱,伸手就去揽着顾春竹。顾春竹反握住他的手道:“我们还是去贴画像吧,或许还有人见过。”

????两人搀着就要离开,龙老大冲他们大声的吼道:“外,那个小丫头的事你那个寡妇朋友已经告诉我了,我让手下的人找了三日都没影,八成是不在镇上了。”

????果然这番话让顾春竹和苏望勤的步子停了下来,龙老大就小跑着过去了,看着顾春竹悲戚的脸也收敛了面上的不正经。

????他重重的叹了口气,“你们可以不信我,但是你们在镇上找绝对是浪费功夫,不如去县城看看吧,若是找不到再走远点。”

????“谢谢!”顾春竹冷静了一些。

????苏望勤知道龙老大是这木莲镇的流氓头子,似乎还跟颜家有点关系,他既然这么说就是镇上没有。可是他拜托了小陶去查了附近的官道,大年三十马车本来也就少,更别说装着小女娃的马车了。

????他内心其实更倾向于安安现在被藏在一个什么地方,其实没有被带走。

????“我们去县城找。”顾春竹咬牙道,眼底又重燃了希望。

????夫妇两人就准备去坐牛车了,龙老大冲着他们的背影挥手,“小妇人把你家抠门丫头给找回来,我再给她买几个娃娃都成……”

????到了镇上的时候已经是晌午了,苏望勤去买饼她也同意了,虽然半点胃口都没有,下午还要接着寻人多多少少的得吃点。

????苏望勤去买了两个芝麻饼,问店家要了两碗水跟顾春竹蹲在县城街道上就吃着,一口饼子一口水的吃着。

????一辆马车从她们眼前经过,街上行人多车夫就下马牵着马车走。

????“望哥你说咱们安安在马车里是不是把嗓子都哭破了?”顾春竹的眼泪又无意识的流下来,抬起袖子擦掉眼泪她带着狠劲儿咬了一口饼子。

????这时刚过去的马车里伸出一双素手,掀起车帘子的人挂出了大半个身子,“春竹真是你啊,停下车夫!”

????顾春竹也瞧见了坐在那马车里的是柳溪娘,她已经从马车上跳下来了跑到顾春竹的面前,她穿得单薄外面披着一件绒面的斗篷。

????她见到顾春竹是意外之中的意外,欢喜的就拉着顾春竹冰凉的手,“咱们是几世修来的缘分,我来县城你也来,怎么蹲在这儿吃饼子,手都凉的很。”

????“小溪,我……我孩子丢了。”

????面对柳溪娘的关怀,顾春竹的眼泪跟决堤一样的崩了,嘴里尚未咽下的饼子也将人呛到,她一直不停的咳着。

????柳溪娘给她拍着背,细细的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顾春竹从怀里掏出画像,就把安安丢了的事给说了。

????“春竹,安安生的真标致。”柳溪娘一双秋水剪瞳在画像上扫过,这孩子如此相貌比自己年幼的时候还要好上几分,难怪会被拍花子给盯上。

????见顾春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柳溪娘将画像给折好,有着五分把握道:“或许,我知道这孩子在哪儿,若是没出县城的话!”

????“真的?”

????顾春竹和苏望勤把手上的芝麻饼囫囵的给吃了,把碗还给了卖水的摊主就跟着柳溪娘到了一处地方——藏娇阁。

????外面金碧辉煌比起县城的第一大酒楼喜迎楼看上去还要气派,这也是顾春竹第一次进花楼,之前在抱香楼外面卖东西也从未踏足进去。

????他们这一回跟着柳溪娘走了进去,那无精打采的守门的龟公看到柳溪娘来了,打着瞌睡的迎上去,“溪娘姐姐不是看不上外面这座小庙的嘛?”

????“我找金妈妈还有点事儿。”柳溪娘贴了个好脸,塞了点碎银子过去。

????龟公手拢在袖子里喜得抽出来接,打量了一下顾春竹和苏望勤朴素的穿着,要不是看在柳溪娘的面子上断不会让他们进去的。

????柳溪娘一边走一边说,她这一大早来藏娇阁便是这里的金妈妈想要挖她来这儿,这一处和抱香楼乃是同一个老板。

????可惜她刚拒绝金妈妈又踏足回来,等下少不了被挤兑几句,嘱咐顾春竹不要太早说出来意,等会就让她从中转圜。

????金妈妈一头金翠的同样打着哈切,被刚才那个龟公扶着身形款款的走了下来,五官瞧着艳丽想必年轻时也是个婀娜的好身姿相貌。

????她站在柳溪娘的跟前,锐利的眼尾一挑,“溪娘呀,你不是这才刚出门咋又来啦,你要窝在那个小地方做草鸡妈妈也不能强求你成凤凰是不?”

????柳溪娘的脸色讪讪的,还没开口,金妈妈又接着奚落,“就木莲镇那个穷乡僻壤的,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老嫖客,你愿意被那些又脏又臭的贩夫走卒睡也不愿意来妈妈这藏娇阁还有什么好说的,送客!”

????顾春竹在一旁都急死了,看着柳溪娘被刁难也是心疼。

????“金妈妈,这事也还能商量。”柳溪娘被金妈妈当着顾春竹两口子的面奚落的无地自容,但还是忍住了去拉扯着金妈妈的袖子。

????“有条件你开就是了,左右就是挪个地方。”金妈妈的脸色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弯,紧紧的捂住了柳溪娘的手,一副亲热的样子。

????“早上说起的时候,听妈妈说阁里来了几个好苗子,我这亲戚丢了个孩子。”柳溪娘就把那张安安的画像掏了出来,展开在金妈妈的眼前。

????金妈妈看了瞳孔一缩,手扶了一下鬓角的头发,眼神飘忽着,“怎么什么阿猫阿狗的丢了孩子都来我们这儿找,没有没有!”

????殊不知这番作态都落入了苏望勤的黑眸之中,他速度快的边上的龟公也没瞧仔细,大掌已经扣在了金妈妈的脖子上,“说实话!”

????“溪,溪娘你带的什么人……”金妈妈慌了,紧紧的抓着苏望勤的手大口的喘气,那艳丽的红唇看着跟个女鬼似的,“你你你……杀了我也休想从藏娇阁带走人,我们的老板不是吃吃吃素的。”

????在一旁腿都被吓软了的龟公已经去叫人了。

????“我再问一句,安安在不在你这儿?”苏望勤眼底闪过冷厉,今日不用这非常手段这老鸨圆滑的很,断不会说实话。

????“在在在!”金妈妈浑身都在打颤,头上的步摇不停的晃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